1. 主页 > NMN资讯 >

官方查禁“长寿药”?NMN中国难获批,海外直邮渠道通畅

  到底是不是智商税?官方没说

  作者:张继康

  来源:健识局

  全文2453字,阅读需7分钟

  “长生不老药”终于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

  1月13日,一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印发《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流出,函件要求各省排查有无违法经营“不老药”的情况,并且在函中明确指出“在我国境内,NMN不能作为食品进行生产和经营。”

  NMN是一种膳食补充剂,全称是“β-烟酰胺单核苷酸”。2016年时,哈佛大学医学院David Sinclair教授发布研究称,相当于人类年龄70岁的小鼠在服用NMN一周后会回到20岁左右的状态,并且寿命延长了20%。根据这一研究,NMN被冠以“长生不老药”的称号。

  2017年,由于李嘉诚强力推荐,NMN成为名流圈里流行的高档保健品,潘石屹还曾在2019年1月2日发微博称,自己吃了NMN后,“发现指甲长得很快”。电商平台上,一款标注为“日本直邮XX制药株式会社”的NMN产品,2瓶售价高达30921元。多款美国NMN的年费用也在28000元以上。

  虽然学术界一直对于NMN的真实功效抱有怀疑态度,关于“NMN是不是智商税”的话题一直没有断过,但NMN在众多名人的推荐之下还是迅速火了。

  2020年7月,上市公司金达威宣布,从美国子公司引进一款NMN产品。产品上线仅仅半个月,公司股价就连续上涨,市值暴涨约160亿。

  健识局检索发现,该产品目前在多个电商平台上均有销售,宣传海报不乏“XX国际NMN品类行业NO.1”字样。

  为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要对一款网红热销保健品“痛下杀手”?1月19日,市场监管总局向《北京日报》证实了前述函件的真实性。

  1月20日,金达威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回应投资者称:公司NMN产品一切经营及宣传符合相关政策法规要求,目前跨境销售正在进行中,并未受到平台限制。

  健识局仔细梳理当前的保健食品法规发现,市场监管总局对于“不老药”的严查,本质是在为进口NMN铺平道路。

  市场据称上千亿

  靠跨境直邮满足国内需求

  国内能拿到手的NMN,其实存在两种渠道。

  一种是进口的正规产品。如金达威在互动平台上所说的那样,“在美国生产,执行美国膳食补充剂FDA21CFR111,117标准”。这一类产品在电商平台上价格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

  另一种,则是以化工原料存在的NMN,多冠以“原粉”等名称,在一些电商平台能搜出上百件类似产品,归类于“试剂/实验室耗材”。

  实际上,NMN在中国属于新资源,如果要作为保健食品在国内上市,必须经过临床试验。截至当前,中国并无任何一款NMN产品获批上市。

  目前在各大电商平台上销售的进口NMN产品,都是通过海外直邮的方式进入中国的。2016年5月24日,财政部颁布《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其中明确规定,“在一年的过渡期内暂不要求保健食品注册或备案批件”,随后,这一政策的期限一直被延长至今。

  这意味着,国外的保健食品不需要经过国内药监部门的注册,就能通过跨境零售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

  这一政策下达后,在国内开展业务的保健品企业开启了一轮收购海外保健品商的行动,包括合生元收购澳大利亚品牌Swisse、汤成倍健收购美国“自然之宝”等。金达威则收购了美国Doctor’s Best公司。

  NMN正是通过跨境直邮才在中国合法销售。2020年7月14日,中信证券曾发布研究报告称,中国保健品行业过去10年的年复合增速为9.5%。

  健识局通过搜索发现,在某品牌的电商旗舰店中,一瓶60粒的NMN产品售价为1299元,月销售量超过1000+。仅凭这一款产品,月销售总量就能超过百万元。在另一电商平台,该产品的累计评论数量也超过了两万。

  化工原料蹭热度

  电商平台大量有售

  当利益足够大,总有人铤身犯险。进口NMN产品大赚特赚的同时,也招来了心怀不轨的商家。

  除了正规的海外直营店外,淘宝上以原粉形式售卖NMN的店铺也不少,平均每克NMN的价格约为15-18元不等。在某家店铺中,功能相同的NMN胶囊只需花21元就可获得10粒,产品宣传语为“长期服用追回年轻的自己”。

  健识局联系该店铺的客服,对方表示该款NMN胶囊“属于国产,价格与海外直营店相差较大”,主要是因为“一来国外的名声打得比较响亮,二来是国外的包装比较精致,所以价格比较昂贵。”但究其本质来说,“国内和国外的作用产品都是一样的。”

  事实上,作为一种常规化学物质,β-烟酰胺单核苷酸在国内很多化工企业都能被生产,常作为食品添加剂用于护肤品和食品中。人体内日常进食后,消化过程中也会产生这种物质。而今,只因为“长生”功能,β-烟酰胺单核苷酸被市场吹捧,加以包装,随之身价倍增。

  换句话说,售卖“NMN原粉”这样蹭热点的销售方式,实质上变成了违规销售保健食品。因此市场监管总局才要专门发函,排查违规经营企业。

  然而,介于化工原料和食品之间的NMN要完全监管起来,并不容易。一家淘宝店铺告诉健识局,“我们卖的是化工原料。”至于如何使用这个“化工原料”?对方答复:“一天两小勺,随饭服下。”

  还有一些企业试图伪装成内贸渠道进行流通。

  淘宝一家店铺客服告诉健识局,虽然发货地在杭州,但他们是直接跟美国厂家对接的,货物直接批量发到国内仓库,再由国内仓库直接发出,这样邮费成本就能少很多。

  还有的直接傍名牌。一个NMN产品知名品牌的负责人曾在媒体上表示:自家品牌在过去一年内频遭假货威胁,至少损失3000万元,不法商家谎称其“官旗授权店铺”,低价兜售来源不明的产品。

  对于NMN产品的头部企业来说,市场监管总局的“最强监管函”可以说是规范市场的一桩好事。至于NMN到底有没有“长生”效果?官方并未表态。

  这些都不妨碍以贵为荣的NMN摆在名流商贾的办公桌上。一位企业家告诉健识局,“吃完没什么感觉,就可能睡觉好了点儿。”他问,“你说,这个9000一瓶的好,还是24000一瓶的好?”

  · END ·

  图源:视觉中国

  编:锦瑟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