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NMN科普 >

“不老药”NMN遭严查,金达威股价重挫,子公司火速变更经营范围

  来源:猫财经

  据北京日报,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印发《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该函指出,NMN在我国未获得药品、保健食品、食品添加剂和新食品原料许可,即在我国境内,NMN不能作为食品进行生产和经营。

  受此影响,“不老药”概念龙头股金达威(002626.SZ)股价收到重挫。截止1月22日,金达威股价报收31.21元,涨幅0.45%,而20日更是创下六个月以来最低价29.88元,相比较2020年8月份最高点64元,金达威股价已经腰斩。

  另外,1月22日晚,金达威发布关于控股子公司经营范围变更的公告,称近日接到江苏诚信药业有限公司(下称“诚信药业”)变更经营范围的通知,经营范围增加了食品生产、食品经营、保健品生产和保健品销售等。

  是药品还是保健品?类似的长寿药一直以来在打擦边球。由于金达威主要是“跨境购”产品,这些跨境电商并不在国内监管范围之内,因此无法进行监管。而不久前收购过来的国内公司诚信药业就不一样了,如今变更经营范围或是在为其NMN产品正名做二手准备。

  溢价收购诚信药业,加码NMN

  2020年12月1日,金达威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3.073亿元购买诚信药业86%股权,增值率高达191.47%。

  资料显示,诚信药业是一家以生物酶技术为主导,与化学合成技术相结合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生产医药原料、化妆品和膳食补充原料等,拥有丰富的酶库资源。目前主要经营三大原料产品吡喹酮、奥拉西坦和β-烟酰胺单核苷酸,丙胺酰谷氨酰胺即将投产。

  其中,β-烟酰胺单核苷酸正是热捧的NMN全称。

  金达威称,其目的是扩大公司在医药原料和化妆品原料产业的布局,利用其现有的酶技术平台,着力发展酶催化绿色技术。

  根据公告,2018年至2020年1-8月,诚信药业的营收分别为0.86亿元、0.98亿元和1.1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76亿元、-0.47亿元和0.13亿元。

  另外,诚信药业的债务压力也不小。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诚信药业流动负债合计19.0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60.58%。

  对于购买诚信药业,金达威的意图就是继续加码“不老药”NMN,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国内监管的趋紧,目前的前景仍不明朗。

  饲料添加剂出身转卖保健品,

  靠“不老药”净利暴增100%

  资料显示,金达威成立于1997年,一开始的业务主要是生产维生素原料。2002年正式涉足饲料产业。2015年前,金达威主要为动物服务,产品主要覆盖动物营养行业、食品营养强化剂行业。

  近年来,金达威通过并购从营养原料供应商向下游保健品延伸。2015-2018年,金达威收购或参股美国知名的保健品公司Doctor’s Best、北美保健品生产商Vita Best和美国运动能量产品品牌ProSupps等公司,切入传统膳食营养补充剂、运动营养和体重管理领域;另外,参股保健品电商平台iHerb,加码下游渠道销售。

  去年,让金达利名声大噪的则是Doctor’s Best生产的“不老药”NMN。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金达威的股价从25元上涨至64元。

  而这个故事的源头要从去年7月9日投资者在互动易平台上的提问说起。

  60粒装的零售价为1299元(券后价),这是目前金达威NMN在天猫的零售价格。

  “不老药”NMN有何神奇之处?为何卖这么贵?

  去年5月7日,长城证券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美国哈佛大学医学博士罗伯特·休伊赞佳医生发表了一篇震动医学界的病例报告:一位55岁的新冠肺炎白人患者在被确诊的第12天晚上,通过接受基于NMN的鸡尾酒疗法,在用药12小时后其免疫水平提升了85%,2天后发烧头痛、胸闷乏力等典型症状明显好转,用药10天后检测即转为阴性,成功出院。

  有意思的是,NMN产品一度与巴菲特、李嘉诚等世界名人联系在一起。甚至,网上一度流传,2016年,香港首富李嘉诚在长期服用之后,斥资2500万美金(约2亿港币)入股了NMN的主要原料供应商美国ChromaDex公司。

  随后,“不老药”愈演愈烈。深交所也曾下发关注函,向金达威询问NMN产品的销售情况,以及NMN的实际效用经过了何种科学验证或实践?

  金达威表示,公司NMN产品占公司的销售比例很低,未对公司目前业绩产生重大影响,且未来可实现的销售规模亦存在不确定性。另外,DRB(Doctor’s Best)并未对该产品的实际效用进行过明确承诺,且已明确提示该产品效用未经过FDA的评估,不用于诊断、治疗、治愈或预防任何疾病。

  1月21日,金达威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归母净利润9.01亿元–10.8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0%–140%;扣非净利润8.25亿元–10.0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10%–155.88%。

  对于净利润的增长,金达威表示主要由辅酶Q10产品价格上涨,同时单位成本下降;营养保健食品销量和利润贡献增加;以及预计本报告期商誉减值同比上年减少,即对VitaBest公司剩余商誉和无形资产全额计提减值准备进行测算,减值金额相比上年同期仍有大幅度减少。

  金达威于2019年度计提了VitaBest公司商誉减值和无形资产减值3.16亿元。截止2019年12月31日,VitaBest商誉余额为567万美元,无形资产余额约167万美元。

  销管费用超研发费8倍,

  又逢监管发文阻击“不老药”

  作为一家保健品类的上市公司,金达威在研发上的投入一直不太高。2018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2.4%、2.06%和1.92%。

  有意思的是,金达威却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销售、管理方面。2020年前三季度,金达威销售费用2.068亿元,管理费用2.03亿元,二者合计4.098亿元,占营收比重达到15.8%,是同时期研发费用的8.4倍。

  去年,“不老药”NMN产品受到各方质疑的时候,金达威的股东却忙不停歇的减持。从2020年起,截止到目前,金达威前三大股东累计减持股份2059.25万股,参考市值5.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有投资者向金达威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印发《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进行提问。金达威回复称,目前公司产品在各大跨境电商平台的销售有序进行,未受到限制,并且NMN产品是合法合规经营。

  饲料添加剂出身转而卖保健品的金达威,在面对NMN概念股逐渐冷却,以及国内监管的阻击,靠这颗“不老药”是否能让公司长生不老还有待继续观察。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