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NMN科普 >

专访|延寿先锋David Sinclair教授:如何健康活到100岁

  David Sinclair教授首先发现了NMN的抗衰作用,除了全家服用NMN(包括他的狗)外,他还是很多抗衰老手段的实践派,坚信可以自己可以活到100岁,这篇专访透露了他的秘诀。基因港也有幸成为其实验室NMN原料的提供方,见前文。

  

  如果有人告诉你,你可以身体健康、精神矍铄地再活100年,你会想到什么?你可能会把它当作科幻小说而不屑一顾。事实证明,这有可能成为现实。至少,大卫·辛克莱(David Sinclair)博士对此有话要说。他是《纽约时报》畅销书《寿命:我们为何衰老,为何不必衰老》的作者。这是一本颠覆我们关于生命认知的书,书中断言,与人们固有的科学论断相反,衰老并非不可避免,并且解释了为什么这不是一个荒谬激进的想法。

  作为衰老领域的世界知名专家,大卫·辛克莱(David Sinclair)有资格就衰老这一问题发表如此大胆的言论。他是哈佛医学院的遗传学教授,是Paul F. Glenn衰老生物学中心的联合主任,也是InsideTracker科学顾问委员会的主席。在科学界以外的领域,他也非常受欢迎。大卫最近加入乔·罗根(Joe Rogan)的行列,教他有关衰老的知识,他主演了一部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长寿视频专题片,在《早安美国》(Good Morning America)节目中客串,并登上了彼得·阿提亚博士(Dr.Peter Attia)的播客和戴夫·阿斯普里(Dave Asprey)的防弹播客,解释了如何活得更好、更长久。

  大卫提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论点,即为什么对于我们这个社会来说,重新构建我们对衰老的看法至关重要:我们的寿命与道德、社会、经济和生态等方面息息相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InsideTracker,开发InnerAge测试的原因之一,长期以来,我们一直主张通过简单的改变来延长寿命。

  痛苦地步入老年并不是你必须接受的事情。大卫·辛克莱在这次的问答中解释了原因。

  问

  在您的书中,您声称“没有任何生物学定律说我们必须变老”,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令人振奋的消息。对此,您能解释一下这句话具体的含义吗?

  大卫

  “不可否认,我们都是生物性的,我们从食物中吸收能量,然后利用吸收的能量来修复我们的身体并保存信息(在细胞层面)。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们不能长寿。我们知道有些哺乳动物的寿命超过200岁,而有些人的寿命在100至120岁之间。所以我们的寿命至少可以再延长40年,甚至可能再延长120年。”

  问

  人们往往认为衰老会随着时间不可避免地发生。那么,您是如何定义衰老的?

  大卫

  “作为一个科学定义,我认为衰老是一种信息的丢失——这些信息保持我们的细胞健康,并告诉细胞在我们的生命进程中读取哪些基因的信息。衰老是细胞在正确的时间失去读取正确基因能力的表现,这将使细胞失去正常功能,从而导致组织功能衰退。”

  问

  不过,从常规的角度来看,衰老不是这样定义的,对吗?

  大卫

  “目前的常规定义中,衰老不是一种疾病。原因是,尽管它符合疾病的标准——即随着时间的推移,各项功能下降导致死亡。但衰老是分开的,因为超过50%的人都会发生衰老。我认为,不能仅仅因为超过一半的人会衰老,就不把它作为一种疾病。事实上,我想说的是,我们要努力与衰老抗争,因为老龄化是当今社会所有重大疾病的主要原因。”

  问

  许多人担心延长全球人口的寿命会使地球失去平衡。但您认为我们应该把衰老作为一种疾病来抗争,帮助更多的人活得更久?

  大卫

  “地球已经处于非平衡状态了,我们需要一个解决方案。我仔细分析了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帮助人们活得更健康、更长寿,将会发生什么,而如果我们成功了,又会是怎样的情形。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会得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答案。我想到的答案是,一个人们可以在80岁以上保持健康的世界,将是一个更加富裕的世界。在未来的50年里,世界将投入数万亿美元来应对气候变化,这些资金可以用于教育、建造海堤、支付社会保障。对我来说,这是解决我们问题的办法,而不是问题的原因。”

  问

  所以我们不会因为延长寿命而面临人口过剩的危险……

  大卫

  “人口正在趋于稳定。老年人的数量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多。在许多国家,他们的人口数量已经在减少,然而老年人的数量却在以百分比增长,这给这些国家带来了非常大的经济压力。我们真正想要的是健康的、聪明的、富有生产力的老年人,而不是一群你必须用勺子喂饱然后送他们去看医生的人。那些认为我们不应该反对养老院的人——我认为他们应该去养老院待上一天。”

  问

  您在书中揭示了一个令人兴奋的新理论,叫做“衰老信息论”。您能简单地给我们的读者解释一下吗?

  大卫

  “我们的新理论认为,人体内存储了两种主要类型的信息:一种是数字的,一种是模拟的。数字信息就是我们的基因组,可以惊人地持续存在超过80年(这是一个新的发现),但是我发现模拟信息才是问题所在。模拟信息就是表观基因组——这种细胞内的结构允许某些基因被读取,同时让其他基因保持沉默。由于模拟信息很难保存,所以模拟信息会首先丢失。我认为这就是导致衰老的原因。”

  问

  人们能通过改变饮食和生活方式等简单的干预来解决这种“信息丢失”的问题吗?

  大卫

  “最重要的是少吃东西。少吃并不是说导致营养不良,也不是饿着。我不希望任何青少年以此为由吃得不够--但是大多数成年人吃得太多,而且吃得次数太频繁了。根据最近在老鼠和人类身上获得的一些结果,什么时候吃和吃什么一样重要--甚至吃什么可能更重要。我的意思是,一日三餐并不是长寿的最佳选择。我们可以选择不同的方式禁食,我认为这可能对长寿有帮助。我们不知道哪一种方式最好,但我不吃早餐,可能只喝几口酸奶,然后直到傍晚才吃东西,有时直到晚餐才吃。”

  问

  禁食究竟是如何促进长寿的呢?

  大卫

  “我们发现,禁食会激活长寿基因。特别是在高强度运动的情况下,这些基因也会被激活。每天或每隔一天气喘吁吁10分钟可减少各类疾病,如心脏病。我的理解是,我们曾经认为只有马拉松运动员才能获得锻炼所带来的全部益处,但短时间、高强度的间歇训练效果几乎是一样的。而对于衰老,你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从来不气喘吁吁。”

  

  问

  在您的书中,您列出了衰老的9个特征。您说只解决一个问题就可以延缓衰老。您能否解释其中一些问题,并告诉我们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吗?

  大卫

  基因组不稳定

  “DNA损伤加速了表观遗传衰老和遗传水平上信息丢失,进而导致基因组不稳定。我们知道,破坏染色体是加速衰老的最好方法。我们在老鼠身上做过实验,结果并不理想。即使是很少的DNA断裂也会加速衰老。为了避免破坏DNA,尽量避免使用微波,不要做太多不必要的X光检查或CT扫描;虽然我认为CT扫描是必要的,但不要仅仅因为你好奇身体里面发生了什么,就每年做CT扫描。我的观点是避免那些会破坏DNA的辐射。”

  营养感知失控

  “这包括胰岛素不敏感、2型糖尿病——这对衰老非常不利,可能是我们所知道的最糟糕的一种。解决办法就是:不要超重,坚持锻炼和举重。”

  线粒体功能障碍:“线粒体就像细胞中的电池组;它们对燃烧脂肪很重要。重点是:你锻炼得越多,线粒体就会越多,限制卡路里可以促进线粒体的活动。”

  蛋白质平衡丧失

  “在细胞水平上,这是由于蛋白质错误折叠导致的蛋白质内部稳态丧失。为此,人们能做的就是禁食。稍微禁食是好的,禁食三天更能逆转错误折叠的蛋白质,诱导伴侣蛋白介导的细胞自噬,这有助于维持细胞蛋白平衡。”

  端粒缩短:“一般情况下,端粒会随着细胞分裂而缩短,但自由基和DNA损伤会加速端粒的缩短。我不是抗氧化剂的忠实拥护者,因为它们在研究中做得不多。但你可以尝试增强身体对DNA损伤的自然防御能力,即刺激效应(如禁食和高强度运动)。此外,你可以使用白藜芦醇或NAD增强剂等增强乙酰化酶的活性,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减缓端粒损伤的速度,Lenny Guarente博士就证明了这一点。

  问

  人们是否应该尽早开始这些抗衰老干预,或者是否有一个最佳的开始年龄?

  大卫

  “因为我们还没有人类的表观遗传‘重置按钮’,所以我们必须在干预衰老上更加努力,才可能有改善衰老状态。我是从30岁开始的,到目前为止我一点也不后悔。在我20多岁的时候,我就慢慢开始节食了。我们已经在动物身上看到,及早干预、限制卡路里摄入、或者更早应用像雷帕霉素(抗真菌抗生素)这样的药物,效果会更好。”

  问

  是否存在一个临界点,过了这个临界点,衰老就不可逆转了?

  大卫

  “是的,一只既老又病的老鼠很难活得很久,但你可以使用雷帕霉素治疗以延长它们的生命——一个19-20个月大的老鼠就相当于一个60岁的老人。我认识Norman Leary时,他已经97岁了,他在预防衰老方面做得非常棒,但这只是个别现象。随着年龄的增长,抗衰老的难度会变得越来越大,因此预防衰老比逆转衰老更好。”

  问

  您的父亲在晚年才开始抗衰老,但却取得了显著成效,现在,他已经80岁了,却拥有30岁的精神和活力。

  大卫

  “是的,但是需要强调的是,许多时候,当他做出这些改变时,不会看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因此,对于那些说‘我今天吃了白藜芦醇,但感觉没什么不同’,那些认为会突然变得年轻的人实在太天真了。这是对未来的投资。”

  问

  的确如此。您还需要观察身体内部的变化,对吧?这就是我们在Inside Tracker做的事情。

  大卫

  “嗯,这也很重要。我昨天说过,Inside Tracker研究的是肝酶。如果你的肝酶不正常,除非你快要死了,否则你不会知道它们是否有所改善。但当我父亲和我服用NMN(烟酰胺单核苷酸)后,它们确实有所改善。你不能仅凭感觉。这一点非常重要。”

  问

  衰老是否存在性别差异?在考虑干预措施时,我们是否应该考虑性别因素?

  大卫

  “我们发现在许多研究中,性别确实是有影响的,尤其是在长寿方面。有些治疗方法对雌性小鼠有效,但对雄性小鼠无效,反之亦然。因此,我从中得到启发,重要的不是去看医生获得‘普通’的治疗建议——重要的是,根据性别、人群和年龄,得到具有针对性的治疗建议。我们对药物的代谢和反应都与年龄息息相关。因为我们都不是‘普通’人,每个人对药物的反应都不同。唯一的方法就是测量自身对药物的反应情况。”

  问

  我们显然是在这里进行测试的忠实拥护者!这就是我们的产品InnerAge的力量。

  大卫

  “这就是我喜欢Inside Tracker的原因。你可以根据数据改变来了解身体是否正在发生变化,而不是仅仅猜测、寄希望于我们都是接近于临床试验中的测试对象。很多时候我们不是。我们每个人体内的激素水平不同,基因表达也不同。女性有完整的X染色体,男性有Y染色体,这是一个很大的遗传差异。我们的肠道里有不同的菌群,我们过着不同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未来的一切都是关于个人测量,以及为我们每个人量身定制生活方式、补品甚至药物的原因。”

上一篇:基因港NMN:衰老是怎么发生的
下一篇:基因港NMN海港城旗舰店开业,三店一厂格局形成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