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NMN科普 >

人类寿命增长大都和科技进步有关,《中国新闻周刊》专访王骏教授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文章介绍了基因港创始人王骏教授从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留学生的身份开始,逐渐经历研究、教学到创办基因港公司,致力于以科技推动人类寿命进步的过程。

  离开香港中文大学已有十六年,王骏还是习惯别人喊他“教授”。

  2004年是王骏的人生“分水岭”。在这之前,他先后在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和生物化学系任教,教学、科研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2004年,王骏在香港成立了基因港(香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30多人的科研团队是公司的核心,其中大部分是他一手栽培的学生。

  目前基因港已经成为全球唯一一间具备完整酶制剂产业链、且在该产业链所有主要步骤均拥有世界领先技术的公司,主要研发开发应用于药物和保健品的新型生物催化剂和创新生产工艺。

  从大学教授到企业家,在王骏看来,变的是身份,不变的是“做学问”的本质,科研仍是他人生中最看重的事。但成为企业家,能让他坚守的信念成为现实。

  “做科研要把所学、所研化为所用,否则就是‘浪费金钱’。”王骏说。

  然而“所研”变“所用”并非一蹴而就。直到2017年,科研成果转化的理想才真正照进现实——王骏和他的团队研发落地的一项NMN商业化成果终于破圈,被人关注。

  NMN(全称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辅酶NAD+(全称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又名辅酶1)的前体。NMN是人体内源性物质,存在于西兰花、牛油果中,但含量极低,可以作为食品补充剂的一种选择。近年来,NMN已成为全球抗衰老药物/保健品领域中最热门的新产品。

  彼时,依托全酶法平台技术,基因港在香港上线了第一代NMN商业化产品艾沐茵,相比于同期其他NMN产品,价格更低,且通过了美国食药监局(FDA)标准的GRAS安全认证。

  艾沐茵也被戏称为“长寿药”,并被质疑“没有人体临床数据”“动物有效,人未必有效”,对此王骏有着超前认识,“做科研是一个探索的过程,不可能一步登天,总要有人先试。”

  

  王骏和他的基因港

  “好看的”和“好吃的”

  作为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研究所微生物代谢方向研究生、师从中国微生物学泰斗焦瑞身研究员的王骏,是改革开放初期第一批选派留学生,也是上海地区最年轻的一个。

  时间倒回1978年,20岁出头的王骏正面临出国攻读哪个专业。“当时数计算机科学和分子生物学最热闹”,王骏偏向更为火热的分子生物学,他认为这种通过研究生物大分子结构、功能和生物合成等方面来阐明生命现象本质的学科,更具备“改变”的力量。

  王骏的这一观点师出有名,1965年中国科学家合成了有生物活性的胰岛素,首先实现了蛋白质的人工合成。进入20世纪70年代,由于重组DNA研究的突破,根据人的意愿改造蛋白质结构的蛋白质工程已经成为现实。因此,王骏欣然选择了已设立分子生物学专业的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攻读博士学位。

  读博期间,王骏结识了同一研究室一位思路颇为开阔的同事,他发明的定向进化要旨是,在实验室里科学家按照自己的意愿和需求,模拟自然界生物演变历程,人为地设计和驯化生物催化剂,改造、塑造乃至创造前所未有的生物催化剂。

  王骏解释,生物催化剂是利用酶或微生物细胞或动植物细胞作为生物催化剂进行催化反应的技术,如果能够被人为改造,那么酶作为生物催化剂,也可以被定向进化,或许能大力扭转当下酶法生产无法广泛应用的局面。“酶法合成具有工艺简单、产品质量高及绿色环保等诸多优势,但因合成技术成本高、不适应工业化生产的环境和条件要求、常常需要昂贵的辅酶(如ATP、NADA/和NADPH),一直没有实现产业化,只能是严重污染环境的有机/无机催化剂占主流地位。”

  

  基因港香港科学园实验室

  基因港要做的就是注重发现和开发具有新功能的新型酶制剂,实现高附加值产品大规模绿色生产。这就牵涉到科研与转化的关系,如果只是提出理论,无法商业化应用就不是真正的科研。这让王骏想起一件事,“威斯康辛大学有一个专利机构,鼓励教授和学生将自己的科研成果转化来获益,通过这种方式专利机构每年有五六亿美金收入,我就是靠着这个完成我的博士论文。”

  这段经历打开了王骏新的科学认知,用他的话说,做科研,一是要好看,一是要好吃。好看的重在表面,比如你有多少发现,发表了多少学术论文;好吃的则重在有用,能够把科研成果转化,而在王骏看来,科研成果只有转化落地,才能发挥其该有的社会价值。

  入圈下海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2013年。

  David Sinclair被称为当今抗衰老研究的领军人物,2013年12月,他在《细胞》上发文称,一种名为NMN的物质可以转化为体内NAD+。NMN在人体与日常食物中都有,比如在毛豆和西兰花中,每100g至多含1mg左右。他发现,用NMN提升NAD+一周后,22个月大的小鼠(相当于人类60岁)和之前判若两鼠,与6个月大的小鼠(相当于人类20岁)在线粒体稳态、肌肉健康等关键指标上有着相似水平。

  “这是非常了不起的。”王骏说起此事激动又难掩可惜。NAD+是人体内用途最广泛的辅酶,它是数百个酶的辅酶,负责生产体内95%以上的能量,调控人体数百项代谢反应。近几年的科学研究更进一步揭示NAD+还是维持长寿蛋白、修复DNA和维持免疫体系正常功能的关键。“因为NAD+的特殊性,十年前我们就注意到了这一物质,但并不知道与抗衰老有关。”

  错过率先发现NAD+大效用,王骏着实感慨,但也给了他结合公司酶工艺技术攻关低成本绿色生产NMN新工艺的灵感。于是,在看到Sinclair文章发表的第二天,就召集同事开会行动起来。

  从建工厂、做产品、降成本、提质量、推上市,历时4年,2017年基因港第一代NMN商业化上线,借助全产业链的酶法工艺成功让NMN的成本实现下降。且在2018年起开始在京东、天猫等线上渠道开售后,先后斩获2019京东双11、京东双12、2020年货节、2020女神节、京东国际五周年庆等营养保健品类销售第一,“复购率达50%以上”。

  

  基因港在京东电商平台上的热卖单品艾沐茵

  对于产品的主要使用群体,现有研究结果显示,人在步入中年后,体内NAD+数量急剧减少,仅为年轻时的数分之一或更低,由此触发各种老态如免疫力失调、记忆力衰退、心血管功能弱化、睡眠质量差等问题。而来自卫健委的数据证实,2018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是77岁,但是健康预期寿命仅为68.7岁,也就是说,中国公民有8.3年的时间带病生存。其中60岁以上老人达到2.49亿,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

  如何解决他们的生存质量问题?1987年世界卫生大会上就提出解决方案——“健康老龄化”,目标就在于保障老年人生命质量的同时延长其生命长度,并在2016-2020年老龄化与健康全球战略和行动计划的第69.3(2016)号决议,“构建人人享有长寿健康生活的世界”。

  王骏对此表示,人类寿命的每一轮增长大都和科技进步有关,如抗生素、疫苗和公共卫生等现代医学的推动,辅酶类抗衰老产品很可能是下一个飞跃。“我们希望通过科技的力量推动健康老龄化,助力人类健康快乐地长寿。”

  

  2019年王骏访问哈佛大学David Sinclair教授实验室

  不过,当被问到现在年轻人养生现象,王骏则直言“没有必要”。中、老年人之外,NMN对一些特定人群更有用,如剧烈运动的运动员需要大量NAD+以产生ATP(腺苷三磷酸的简称,是生物体内最直接的能量来源),经常夜班的护士补充DNA损伤,或高原工作者克服高原反应。“年轻人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保证睡眠、多运动、饮食规律等,更重要。”

  科研之外

  如今基因港已拥有数个世界领先的技术平台:生物催化剂优化、发酵工艺、新型固相化酶、新型催化工艺、代谢途径改造、辅酶再生。以体外辅酶再生系统为例,基因港可在体外低成本地多次重复使用ATP和NADA/NADPH,使昂贵的辅酶成本不再成为瓶颈,更多原料药及其中间体可用酶法生产,从而达到产品产业化。

  2018年,继在常熟投资1.5亿元开建100吨谷胱甘肽工厂后,基因港又在余姚投资10亿、一期产能100吨的NMN工厂,以解决艾沐茵自面市以来就供不应求的产能压力。“一期产能约满足30-40万人需求,这可能对庞大的市场需求来说杯水车薪,后续还将继续扩大投建规模。”

  

  基因港在余姚建设100吨产能工厂,将于2020年投产

  王骏说,他的最终目标是希望大家能够用买“一杯咖啡”的成本来负担基因港的产品。他把满足人们的主动健康需求,当成一种责任。这种责任向外延伸,不仅是公益情怀的外放,也彰显了一位优秀企业家的责任与担当。

  今年3月,基因港天猫海外旗舰店上线了一款NANA燕窝酸胶囊,生物全酶法合成,功能显示有助于婴儿发育、母婴健康和老年人神经健康。王骏表示,虽然这一两年基因港因NMN为人熟知,但其产品绝不限于NMN,燕窝酸的上市就是一种创新尝试。

  

  NANA燕窝酸

  另一方面,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也是其中重要一环。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之时,基因港紧急启动捐赠物资、定向帮扶和科技公关三项捐助举措,仅2月就筹集了5吨消毒液、3000瓶医用酒精、3.3万套防护用品、33台红外测温枪、14万港币的抗病毒药柯立芝等应急物资,发往湖北武汉、黄石、孝感等医院一线。同时根据各地所需物资紧急情况,还将防护物资分拨给受关注不大但同样亟需的信阳儿童福利院、基因港两座工厂所在地余姚和常熟的管委会。

  定向帮扶上,因多个研究表明,作为NAD+的前体,NMN除提升线粒体功能外,还通过长寿蛋白Sirtuins和淋巴胞外酶cADPR,综合提升免疫力。基因港因此针对最需要提升体质的医患群体,进行了海关允许的最大7折定向优惠,共折合优惠19万元。

  除此之外,王骏表示还将捐出旗舰店销售的10%定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药物和疫苗研发机构,并利用基因港全酶法技术的优势协助其产业化。

  从上海到美国,从香港到常熟,再到家乡余姚,王骏带着他所理解的“好吃的”回来,希望尽己之力带来改变,就像他一直挂在嘴边的,“善学者尽其理,善行者究其难”。

上一篇:如何选择NMN/烟酰胺单核苷酸类产品?以及如何分辨正品NMN?
下一篇:NMN百吨工厂投产成功,助力宁波千亿级生物医药产业集群培育形成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